購買銀行理財產品虧損后如何起訴

2017-06-30 17:04

購買銀行理財產品虧損后該如何起訴銀行?為了幫助大家解決這個法律問題,小編為大家整理了相關案例幫助大家了解,一起看看吧!

購買銀行理財產品虧損后如何起訴

依據《商業銀行理財產品銷售管理辦法》的規定:商業銀行理財產品(以下簡稱理財產品)銷售是指商業銀行將本行開發設計的理財產品向個人客戶和機構客戶(以下統稱客戶)宣傳推介、銷售、辦理申購、贖回等行為。

銀行理財產品(特別是非保本產品)不同于銀行存款,銀行作為受托人不承擔保本付息的法律責任。但是在下述情況下,銀行對理財產品要承擔法律責任。

一、渣打銀行欺詐銷售理財產品客戶巨虧5300萬,告上法庭獲勝

2008年3月,宋文洲和渣打銀行簽訂了兩份理財合同,金額約為人民幣6400萬元。

由于作為日本軟腦集團創始人的宋文洲有一半時間都在日本辦公,而恰好簽訂合同時其又在日本,因此,最后雙方決定通過電話錄音簽訂合同。

誰都沒有想到,這份錄音竟成為未來官司勝負的關鍵證據之一。

宋文洲和渣打銀行簽訂的其中一款理財產品名稱為:“聚通天下”代客境外理財系列-“股票掛鉤可轉換結構性投資”。這一理財產品和全球經濟形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在那個時候,沒有人知道幾個月后一場震動全球的金融海嘯將會爆發。

“2008年初經濟是向上的,當時我和花旗銀行的理財主任還聊過這件事,很多人都看好當時的經濟環境。在這之前,渣打和花旗做了很多外地掛鉤的理財產品,是盈利的。”國內某資本集團風險控制經理李磊(化名)對新金融記者表示。“后來全球經濟環境向下行駛,很多結構性的外地產品,一般是與成分股掛鉤的產品,都出現了巨額虧損。”

而在合同簽訂不久后,宋文洲就發現全球經濟環境的下滑之勢,2008年5月,他致電渣打銀行,要求贖回。

據李磊介紹,外資銀行客戶經理都是靠境外理財存量提取獎金的,發生贖回意味著存量降低,他們不會愿意。“我給客戶經理打電話要求贖回,他勸我再放一陣子,這點我是可以理解的。”宋文洲說。

但是,眼見經濟形勢急轉直下,宋文洲覺得已經不能再拖,將電話直接打給渣打銀行某管理人員。而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他始終無法理解,“中午還說沒有問題,到了晚上就打電話告訴我說,他們開了一個會,研究結果是這份產品不能贖回。”

與此同時,金錢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縮水。

損失逐漸累積至高達約5300萬元,超過本金的80%,宋文洲失去了耐心,2009年6月,他一紙訴狀將渣打銀行告上法庭,訴訟其違約。

法庭上的邏輯

提前贖回——對于投資者來說,這是唯一不讓自己跌得太慘的救命稻草。

在近兩年發生的眾多理財糾紛中,提前贖回也是許多糾紛的矛盾所在。對于宋文洲也是這樣。

“其實事情經過是很簡單的,證據也是很簡單很明了的,但是渣打銀行有一種把簡單問題復雜化的能力。”宋文洲說。

由于身在國外,因此宋文洲和渣打銀依靠電話締約方式簽訂合同,在這通電話中,渣打銀行中關村支行負責人王梅說:“下面一個是流動性風險,你的這個產品,你是可以提前贖回的,可是當您提前贖回時是不保證本金的,并有可能發生損失。”

這一錄音被存在渣打銀行中關村支行中。

而在一審訴訟時,當法院要求渣打銀行中關村支行提供上述錄音時,渣打銀行方面表示不能提供,理由在終審判決書中并沒有顯示出來。

“因為這是合同,所以我當時自己也錄了一份,現在看來,還好當時錄了。”宋文洲說。隨后,他將這份錄音提交給法庭作為證據。

然而,由于此時庭審程序已經結束,這份證據便無法質證,法院無法采納。

至今對于渣打銀行拒不提供錄音證據一事,宋文洲依然耿耿于懷。最有力的證據沒有起到作用,在一審結束后,宋文洲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上訴。

在新一輪的訴訟中,簽約錄音證據似乎起到了十分關鍵的作用。然而,在宋文洲覺得勝券在握的時候,渣打銀行又提出新的說法。

宋文洲所簽約的理財產品QDSN08012E中包含QDSN08012E(A)和QDSN08012E(B)兩個子計劃:A為美林1.5年期歐元銀行股票掛鉤可轉換結構性票據;B為美林2年期歐元股票掛鉤非保本結構性票據。

根據產品說明書規定:A若符合到期既定條件,將自動轉為B;A若未符合到期既定條件,隨時可轉換票據到期終止。若在到期日下列條件全部滿足,則轉換事件發生:1、提前終止事件從未發生;2、觸發事件曾發生;3、在到期日參考股票的收盤水平低于其初始水平的90%。所謂觸發事件,是指“若由行使日(不含該日)至到期日(含)期間的任何一個既定交易日,任一股票的收盤價格曾低于或等于其初始水平的60%,則視作觸發事件發生。”

渣打銀行提出,產品說明書中的“風險提示”僅針對B子計劃,并且“提前贖回”也只針對B子計劃。

“A和B是并列的關系,兩者共同構成QDSN08012E,‘風險提示’和‘提前贖回’是針對QDSN08012E完整的產品,渣打銀行稱只針對B,太無法理解了。”宋文洲說。

在對這份產品分析書分析后,李磊稱:“按照理財產品說明書表面的情況來看,是可以隨時贖回的,而且開放日也約定了——每月15日和28日。但是這份主合同最下方,約定了一條,對于境外合同,只是做了一個說明,對境外合同的具體原因,不做任何法律上的保證。這是一個漏洞。”

最終法院認定,“即使渣打銀行中關村支行和境外理財公司約定A為不可提前贖回,但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也不能據此即認定宋文洲和渣打銀行中關村支行簽訂的QDSN08012E理財產品不能提前贖回。”

但對于宋文洲來說,將A和B的關系用復雜的方式闡述出來,他更愿意相信這是渣打銀行刻意為之,而這也的確為宋文洲至今依然和渣打銀行存在懸而未決的問題埋下了伏筆。

二、銀行不得向穩健性客戶銷售高風險理財產品

2011年3月,胡先生在理財經理推介下,投資100萬元購買了某國有商業銀行一款資管理財計劃。該產品經銀行認定為"非保本型理財產品",存在凈值下跌的可能。但在銀行對客戶的風險評估書中,胡先生的風險承受能力評級為"穩健型",風險承受能力較弱,僅適合購買穩健型理財產品。

雖然胡先生在購買理財產品時簽署協議,聲明"本人已經充分了解并清楚知曉本產品的風險,愿意承擔相關風險""投資結果引致風險由本人自行承擔",但法院認為,銀行在金融服務法律關系中,負有依照客戶的風險承受能力及財務狀況等推介合適產品的義務,客戶"自行承擔風險"的聲明并不能作為銀行免責依據。法院認定,該商業銀行將高風險理財產品推薦給穩健型投資者胡先生并未盡到職責,應對胡先生的損失負有責任。

三、渣打銀行具備境外理財資質且備案,消費者敗訴

2008年6月,李女士到銀行打聽理財產品,工作人員向她詳細介紹了“某環球投資系列”理財產品,該產品一部分內容系境外產品。投資經驗豐富的李女士在進行個人理財適應性測試后,當場簽署《投資確認聲明書》,表明自己已全面了解所有條款及風險,并授權銀行按她的指示進行交易。當天,李女士與銀行簽署《認購申請書》,支付100萬元用于購買該理財產品。《認購申請書》中明確列明了市場風險、信用風險、利率風險、匯率風險等,并提示該理財產品在1年的認購期內不能提前贖回。另外,李女士還與銀行簽署了一份《市場聯動系列客戶協議》,再次確認已知曉該理財產品的投資風險等事項。

然而,4個月后,該投資產品卻出現巨額虧損達20%。同年10月,李女士致函銀行要求終止理財委托,并請求返還全部款項。但銀行稱,她購買的是一年期投資產品,到期前不能返還理財款項。為此,李女士起訴至法院稱,銀行未充分告知該理財產品風險,簽約系重大誤解,請求法院撤銷理財產品合同,銀行返還100萬元并支付相應利息。

法院裁判要旨:

法院經審理認為,銀行具有代客境外理財的資質,“某環球理財投資系列”理財產品已向銀監局備案,雙方簽訂的委托理財合同合法有效。李女士主張簽約時存在重大誤解,理由不足。李女士應根據合同約定承擔委托理財期間的正常風險損失。據此,法院駁回李女士要求銀行返還100萬元并支付相應利息的訴訟請求。

四、員工私售“理財產品”,法院判中信銀行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2007年7月1日,劉某被聘為中信銀行溫州分行柳市支行(以下簡稱“柳市支行”)零售業務部經理。彼時,該部門的經理有權辦理個人貸款(包括個人委托貸款)、理財產品等業務。

2011年6月29日,接溫州分行通知,柳市支行成立個貸中心,即日起該行所有個人委托貸款業務職能由個貸中心的轉貸個貸經理承辦。這意味著,仍在零售業務部的劉某已無權辦理個人委托貸款業務。

當年11月,原告投資人張女士(即本案投資人)由劉某接待,多次在該銀行辦公室、投資人家中,簽訂了十余份《“中信投資寶”報告書》,共計金額3450萬元。

報告書中約定:由投資人在柳市支行開立本人名下的個人結算賬戶,理財本金200萬元,期限一年,資金用于委托貸款,預計綜合年化收益7%。

但經法院查證,柳市支行確實自2004開展過“中信投資寶”的業務,然而在2008年4月已經停止辦理該業務。投資人的個人結算賬戶也并非柳市支行所認可的結算賬戶,而是其個人賬戶。

在這之后,投資人將其網銀設備及密碼交給劉某保管。同年7月,劉某還為案外人章某辦理了一起個人委托貸款業務,采用的《“中信投資寶”報告書》文本與本案文本一致,且簽訂報告書后,銀行進行了個人委托貸款的相關操作。以上兩個細節,構成了法院審理本案的重要依據之一。

為在溫州火熱的民間借貸市場賺取利差,劉某并未將資金存入柳市支行委托貸款指定結算賬戶,而是私下借給自然人A2950萬元和自然人B500萬元。

法院作出判決,認為劉某的犯罪行為不屬于執行工作任務的行為。否則,若單位對員工的所有犯罪行為均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會存在歸責過度的情形。

而至于投資者和銀行的過錯及歸責問題,法院認為柳市支行在管理上存在過錯,應對投資者的損失承擔一定的責任。銀行方面的過錯,首先是業務管理上的混亂。柳市支行在2011年6月29日已成立個貸中心,自此劉某不是個貸中心的專職個貸經理,已無權辦理個人委托貸款業務。

但她在當年7月給案外人章某又辦理了一起業務,且后續銀行進行了個人委托貸款的相關操作。可見,柳市支行對劉某無權辦理業務是明知的,也是默認的,未認真貫徹上級行的通知。

其次是經營場所上的混亂。十余筆業務中,有數筆是在柳市支行一樓的零售業務辦公室中辦理的。在同事在場的情況下,劉某還在辦理已經停止的“理財業務”。可見銀行在管理上存在過錯,放任了犯罪行為。

不過,法院認為投資者自身亦存在重大過錯:保管好網銀設備,保證自己的賬戶密碼不被泄露,是每個銀行客戶應循的基本原則,但投資人卻將網銀設備和密碼交由劉某保管,喪失了基本的注意義務。這種關系,超越了一般意義上的銀行業務員與客戶之間的關系,直接導致劉某有犯罪的可能。

基于以上論斷,法院判決投資者自身應承擔損失65%的主要責任,柳市支行承擔35%的次要責任。鑒于劉某已被判刑,已被確定為賠償的責任主體,因此柳市支行應承擔的是一種補充賠償責任,應為劉某退賠不足部分的35%。對投資者主張的利息損失,法院不予支持。

五、銀行理財經理書面承諾屬于職務行為,銀行按照承諾補償投資人

上海的喻先生在某外資銀行開立理財賬戶,該銀行指定陸經理作為客戶聯系人,銀行的一切通知、建議等均由陸先生聯系、傳發和簽署。2008年下半年,喻先生投資的基金不斷虧損,至2008年10月14日,其賬戶價值已由190萬元跌至124萬余元。喻先生決定退出,但陸經理一再勸阻,并在銀行向喻先生提供的投資組合收益報告上簽名承諾“自2008.10.14起,保證賬戶價值不低于124萬余元”。至2008年10月28日喻先生贖回全部基金時,賬戶內僅余88萬余元,實際又虧損35萬余元。喻先生向銀行主張損失賠償未果,遂起訴要求判令銀行與陸經理共同賠償其經濟損失35萬余元。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陸經理代表銀行向喻先生作出“保證賬戶不低于124萬余元”的承諾,具有保底條款的性質,違反了最高院相關法律規定,所以該承諾無效。其次,陸經理的承諾是加大喻先生理財風險的直接原因,致使喻先生承擔了本可避免的風險。對此銀行方存在過錯,應當賠償喻先生因此受到的損失。再次,陸先生的行為屬于職務行為。一審法院最終判決銀行賠償喻先生35萬余元。銀行不服提起上訴。二審過程中雙方達成調解協議,由銀行自愿補償喻先生32萬5千元。

法院認為,銀行員工為了留住客戶、確保營銷業績而對客戶作出不實承諾,應當對擴大損失部分承擔賠償責任。銀行應當在理財產品銷售中加大對營銷人員的培訓和管理。

更多與銀行理財相關的文章:

1.2017建設銀行理財產品介紹

2.選購銀行理財產品的注意事項

3.手機買銀行理財產品靠譜嗎2017

4.銀行理財產品的收益計算方法

5.銀行理財產品的風險有哪些

6.2017工商銀行理財產品介紹

7.銀行理財產品有哪些

8.銀行理財產品與信托基金的區別有哪些

9.購買銀行理財產品的技巧有哪些

10.銀行理財產品有哪些

江西时时现在还有吗